拜託的礼仪

563 2020-07-11 848

相信很多会日文或居日的朋友都有类似的经验:朋友拜託你翻译一些日文公文/信件/歌词;朋友拜託你借地址一用,抽演唱会飞;朋友拜託你在日本的某间电器总店买一件很特别的日版电器,有时是有点重、有时是有点贵,然后叫你速递到他家;朋友拜託你为他到日文的网站网购,因为他不会日文没有日本地址没有日本信用咭,所以也请你先代购然后再寄回香港。

前几日我就为了一件小事发脾气。朋友託我订一本日本的书,我说可以。可是朋友没有给我信用咭号码,那我都明白,信用咭号码始终很敏感的。我以为朋友有点急,所以他说「帮我订,好吗?」问清楚他没有其他方法了,我就立即为他在网上订书。我首先要在网上书店开一个户口,然后要输入很多我的个人资料,包括电话电邮地址,当然我要有心理準备收很多该网站的垃圾电邮;然后输入自己的信用咭资料;再search那本我朋友要的书、格价、把书本放入篮;最后要确认付费和填地址。我就问我朋友:「地址呢?快!」可是他没有回应。而网站也不方便等太久,我也赶出门接孩子放学,于是我就有点生气说:「太迟了!我取消了交易了!」然后出门。

我当时心里面想到的就是日文一个常见的词语-「迷惑/めいわく」。这个字在日文是什幺意思呢?根据大辞林的解释,「迷惑」是指「一些会予人不便、令人不快的事」。用中文说即是「麻烦」、「添人家麻烦」。是的,当时我生气,因为我朋友的确添我麻烦了。

「其实你可以选择一些方便我的方法,例如一边打电话给我、一边叫我翻译然后自己上网开户口订书;又或者一开始时把所有资料给我,信用咭电话地址等等,这样我就直接代购。现在我代你既付出了时间又付出了个人资料,然后就因为你没有给我地址而要取消交易,不是很浪费我时间和工夫吗?我很空间吗?你选了一个最不方便我的方法去帮你!」

发洩过后,我也觉得很不好意思。朋友回来看见我的留言,就连忙说抱歉。既然朋友已经道歉又交上地址,我就再一次为他重新订书了。

或许在日本圈子生活久了,我连拜託奶奶为我在日本收邮包都不好意思的。在日本生活或在日资公司工作,你便知道拜託人帮忙,必先考虑很多:首先要考虑那件要拜託的事,自己是否真的做不到?如果是,才向人求助;如非,即是只是嫌麻烦的话,请你自己想办法,不要将自己的麻烦转嫁别人。

其次要考虑对方的「都合/つごう」。中文来说就是状况、时机,香港人的说法就是看对方「Timing啱唔啱」。例如你有朋友嫁到日本,腹大便便,你还要求她:「我只有一个人来,可不可以带我游览?因为我不会日文。」那你说,这个求人做导游带你游山玩水的时机,好不好?就算要求对方的是一些较轻省的事,也请考虑一下对方工时如何、有没有project在赶或者有其他事忙,尽量选择对方较空闲的时间才拜託人帮忙。

还要考虑怎样的方法才最方便对方帮助你。假设我希望朋友为我订酒店,我会準备好所有资料,好让他一次过输入,而不是「挤牙膏」式的要朋友一再询问我「需要什幺房间?要不要泊车?要不要早餐?信用咭号码呢?!」之类。

然而香港就是很多这类从不考虑上述原则、随意提出要求、「使人唔使本」的「朋友」。以下我要说一个我印象深刻,完事后后悔至极、甚至令我嫌自己笨的经验。那个要求我帮忙的人,是我男朋友(即是现在外子)在香港留学时认识的同学。第一次见面是在居酒屋,就是一个戴金丝眼镜、肥而且大汗、说话嚣张,讲日文会用「ぜ」结尾的男人,当时他在东京实习。他从我男朋友口中知道我要去爱知县看世博,就拜託我:「你可否为我买一只爱知世博的吉祥物公仔吗?我想送给我女朋友。」我开始时以为只是小小像锁匙扣的公仔,而且是送给远在香港的女朋友,心生同情,不虞有诈,就答应了。

怎料他见我答应了,就立即把网站发过来,然后指定要「请你买最大最大的一只,不是很贵,才X0000日圆。你买回来交到我手,我就还钱给你。谢谢!」第一,最大最大的一只有多大?到我腰,比我阔,你说多大。第二,五位数,对一个留学生来说是一个大数目,他要我垫支。我向我男朋友投诉,他说:「你都答应了,就帮忙吧。他也是香港人,是你同乡。」结果男朋友知道我不够钱,就先给我几万日圆为他那位「朋友」买公仔。

那时我是穷苦学生,由东京到名古屋都是坐通宵巴士来回。而名古屋到爱知世博场地,车程一个小时,可是因为很多人看世博,所以等车的时间比坐车的时间还久。幸运地,那只「最大最大」的吉祥物已经售罄了,我便打电话问那位「朋友」意见,他语带不满:「怎会没有?你太迟去吧?好吧,买第二最大好了。唉!」然后挂线了。结果,我买了「第二最大」的吉祥物,「第二最大」也有80cm高,40cm阔吧。结果我就人肉速递,把那只可佔一个座位的吉祥物放在自己大髀,坐火车再坐通宵巴士,由名古屋运到东京。那位「朋友」要求我在他公司附近交收,零头都没有多的交钱给我。礼貌上应有一盒朱古力或饼作回礼或请我饮一杯咖啡,一概没有,他转头就抱公仔走了。

几天后,男朋友样子有点悔疚,传一张照片给我看-就是那个「朋友」和他的女朋友,在爱知世博,与巨型吹气吉祥物拍照。他说:「我朋友似乎和他的香港女朋友,今天到了爱知世博。」爆粗都不能表达我的怒气。我极之激气:「那是哪门子的『朋友』?!世博的票要订的,即是他一早知道要和女朋友去世博,他自己买就好了!为什幺要我去买!你知道那只公仔多大多重吗?!我用人手,是人手从名古屋带回来东京呀!」男朋友此时也少有地批评他的朋友说:「他应该是不想拿重物来回东京和名古屋,所以利用你吧。很对不起!」或许我男朋友也觉得那位「朋友」欺人太甚,就不再联络了。不过那位「朋友」在公仔一事之后,也没有再联络我们,或许我们已经没有什幺「利用价值」吧?说穿了,那位「朋友」由始至终都不是拜託我帮忙,而是一心一意把那大刺刺的麻烦转嫁给我而已。说得直白就是自私、立心不良!

这件事成为我每一次决定答应别人请求之前,都会浮现的阴影、教训。人大了就越来越喜欢日本人的一套:请人帮忙之前先要三思是不是真的拜託人帮忙。从前的我或许会觉得日本人太冷漠了,予人方便其实能够建立关係,何乐而不为?可是现在我倾向相信,人与人之间要有适当的距离,才能保护自己、保护关係。我不是说事事都「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」,但现实是一百个朋友之中,总有一两个是为了利用朋友成为你「朋友」的。

最后,当你在日本朋友真的为你翻译好、代购好、抽好了演唱会飞、把你心爱的东西速递到你手上,以下是你应有的礼貌回应:首先是立即还款,千万不要拖,朋友之间数目分明是基本原则。还有,记得恳切的道谢,电话或电邮或短讯或感谢卡或一顿便饭,真的很视乎你们之间的交情如何(我的原则是「越不相熟,越高规格」),不过大原则是必须尽快道谢。

朋友不是下属,对方愿意帮忙,那是人情不是必然,不要视之为理所当然。希望下次各位在拜託人或接受委託之前,想起这篇文章的一点忠告,各自做一个友善、乐于助人却不负人的朋友。